拿文抵更新(何。

打了一下午的这个东西,虽然效果不怎么样但是过程还是很纠结的。作为市濑的生日贺而提前写的,反而情人节的山狱文还一个字也没动(喂。
不过因为井濑魂爆发了嘛……

提前就放在这里了,等到秀和生日的时候再砸到坛子和贴吧里去。<——到时候在学校,不能插U盘……吾干脆扔这里了到时候好复制黏贴(你去死吧……

恩。那么就藏进去了。
很白痴的文,完全不萌嘛……我……我还未够班T T!!










=========================================



A LITTLE WONDER




CP 【井上优×市濑秀和】




*全部小片段,话说小片段好难写啊……
*首次写真人,不保证质量
*全部都是妄想,设定是市濑没有结婚,一个人住
*时间节点没有考究过OTL……没有时间顺序,全部是打乱的。
*我是废柴,要砸请便TVT别砸脸。



【称谓。一】

就像山本武一样,有些时候傻傻的井上也是烂好人一个,在录音室里容易被叫去帮忙,被叫到名字的时候总是应答得很快又很欢快,就好像小孩子一样。

“井上君,来一下可以吗?”
“哈——伊!!!”

类似于这样。

或者和朋友们交谈的时候也总是很快得回过来应答,就算当时在吃什么东西。
“优、优……”
“恩?啊优奈……”伸手摸摸嘴巴。
“昨天仁美在优香里的blog看到的那张照片好像是说原片在你这里啊。能给我一份么?”
“诶?好啊。”
比如说这样。


虽然也常常被人开玩笑地说傻瓜,不过真的如同角色上身一样,井上优的反射神经还是很好的。



“もっちゃん?もっちゃん?……もっちゃん!!!”从随意到吼叫,即使这样井上也没有反应,“啊啊气死我了……I、NO、U、E、 SU、GU、RU!!!”虽然听口气没什么急事,但是倘若被叫的人总是不应答,偏差一个方向也会心情不好起来了。
“在……在!”于是从语气里也听出了不好的势头,井上慌忙把瓶口从自己的嘴里拿出来,差点就吐了一地的矿泉水,用手背捂着嘴巴转过头来。
“啊什么嘛,饭田君啊……”
“喂喂喂什么叫【什么嘛】啊!”神出鬼没君凑上来扯了扯他的耳朵,“你今天反应怎么那么迟钝啊?”
“哈?哦……啊啊那个称呼我还不是很习惯嘛虽然做radio的时候一直那么叫……”

“もっちゃん,要开始录音咯……”从录音室里透出头来的市濑用拇指指了指录音室里面。
“啊我来了。”半秒都没有犹豫地回过头去丢下了饭田。

……
……
…………诶?



【群聚】

对市濑来说,喝酒喝到半夜算是家常便饭,对象从之前的剧组成员变为REBORN TEAM的大家。在小酒馆里吃吃喝喝异常欢乐。饭田一如既往的发表那些奇怪的言论,难得来参加一次的女孩子们纷纷露出受不了的表情,仁美还夸张的出了干呕的声音,随后一拥而上的“你够了”混杂着乱七八糟的笑声淹没了饭田。笑的最卖力的市濑到最后连话都说不出来捂着嘴,弯腰快要钻到桌子底下。国分佯装不爽的口吻说喂喂喂你这幅大叔的样子干什么啊,就马上听到断续的声音憋着笑说实在非常抱歉十代目,然后又瘫在沙发上笑得毫无形象。

“喂你这完全看不出抱歉的诚意吧?!”
吐槽的是井上,抓着杯子一脸笑意地样子。

“喂喂喂你的表情看起来也完全不像在吐槽吧?!”
随后马上就被木内桑二次吐槽。

大家哄笑起来,国分倒了果汁说干杯,举杯的时候市濑马上又被说了句【喂你也笑够了吧】。于是他才好不容易忍住笑说干杯。
一饮而尽有种畅快淋漓的感觉,他转过头看到坐在他边上的井上对着杯子傻傻地笑。

“喂你是傻子么笑成这样。”
“啊没有啦……”

井上想我可不能告诉他刚才饭田说的话。他想到饭田贱兮兮的表情。
[说起来,市濑这家伙还真是很好看啊。]


PS。有人说看到饭田这个家伙的日记里有这么一句话:
优伦巴这个小笨蛋,真以为他把自己的杯子和市濑的对调这种事情没有人看到么。



【告白】

那天喝完酒是井上和市濑顺路走,还被人说笑说你们俩角色上身真彻底,连家住的方向都一样,得顺路走呢。
发言人是一代腐女竹内顺子。市濑顺从地开玩笑说别吵了蠢牛你以为我愿意和这个棒球笨蛋一路走啊。用上了在配音时才用的声音语气,顺势那边的大家就哈哈大笑起来。
然后挥手说了再见。井上脾气温和地用了年轻人说话的敬语。

回家的路上安静的腔调,半夜里当然就只有零星的人还在路上。一开始也就吵吵嚷嚷着说下周的工作也要加油云云,后来就越扯越远。市濑说话的语气越变越像那种扯着嗓子装样子的不良高中生,井上哈哈地笑着时不时吐槽。

“我说你啊,为啥对人家都是尊敬地要死,和我说话就完全一副拽样啊。”
“喂哪有啊?!”
“怎么没有啊?!啊啊爸爸我生气了啊!!!”
“什么爸爸啊喂……生气……你这家伙是小学生吗?”
“可恶你刚才是嘲笑我吧?嘲笑我吧?”
“…………市濑桑我觉得你喝醉了……绝对喝醉了……”

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一路走,井上侧过头,市濑的眼角略微有好看的皱纹。他看他兴高采烈地说些有的没的然后脑子里嗡嗡地响了几下,想都没想地拍住了他的肩膀。
市濑转过头来看到井上低头看着脚尖的阴影。

“我以后可以直接叫市濑桑的名字么?”声音轻的不像话。
“诶?”

然后突然意识到自己失口说出些不该说的话的井上马上捂住了自己的嘴。
“啊……啊啊啊啊不是不是不是我我我自言自语而已……”越来越轻。
“你想叫我无所谓啦。我只不过年纪比你大一些而已吧。饭田君也常常直接叫我的名字啊。”这边的没神经同学一脸稀松平常。
“哈……”降调的声音略微怪异。
市濑看看井上觉得奇怪,但是最终没说什么,恢复正常往前走,又再一次嘻笑如常。

如果说刚才是机会的话,已经被自己浪费了吧。
他笑着看着那个家伙的傻瓜样子,忍不住捏紧了自己的拳头。



半夜在家里睡的迷迷糊糊,滴滴的声音响起来,手机邮件。伸手到桌子上面去够,市濑挠着头发强睁开眼睛。
“ごっきゅん,今天的事情,真的很抱歉。”
哦,是もっちゃん啊……
“名字什么的,请忘记吧。”

“但是想来想去我觉得我就快要憋不下去了。”

“我,喜欢市濑桑。”

“如果造成困扰了,真的是非常抱歉。”

哦……

诶?!

诶诶诶诶诶诶诶?!!!!!!

转身一不小心没稳住重心。砰得一下掉到地上的市濑秀和,默默地想起了方才被人从地上拉起来靠的很近的时候,闻到两人身上都有的酒气还有隐隐约约烧到脸上的热度。



【最喜欢的游乐园项目】

“……你小子。嘛,算了……我就勉为其难陪你去坐摩天轮吧。”

井上优应和着妈妈打来的电话,看着手机屏幕上[FR:ごっきゅん]的字样笑的异常开心,甚至都听不清楚电话那头到底说了什么了。




【上次的围巾】

冬天到来的毫无预兆的样子,不过就如同一般日本人一样,对冷的感知并没有十分强烈。
然后井上戳了戳市濑。

“怎么……厄……不带围巾……”
“啊?哦,我没有那个习惯啊,而且也从来都没有买过围巾。”
“那就是说?”
“我没有围巾的啊。”
“那上次我送的那个……”
“……”
“是忘记了吗?”
“……是说,那个围巾,不是道具……么……”
“……”
“为什么我把两条围巾都给青木桑的时候她什么都没有说啊?!”

就只看到市濑秀和挠着头发往外冲,转弯的地方太急了甚至差点跌倒。冒冒失失的样子让井上也吓了一大跳。

后一个礼拜戴着黑色柔软的围巾出现在录音棚里,脸还稍微有点因为暖热而变红的样子。饭田在角落里吹了声口哨,马上被井上红了脸按在了沙发上。



【优香里/十代目】

啊啊市濑桑你还真是十代目白痴啊……

这样一句话井上用抱怨的口吻、玩笑的口吻、严肃的口吻反反复复说过很多遍。市濑总是笑笑就过去了,好像什么都没听到那样。井上是温柔的小孩,从来也不多说什么。本来两个人相处的时间更多的会是开开玩笑活着是说工作上的事情。很多时候井上会想,市濑桑还真是个看起来轻挑而实际上认真的家伙啊。

直到有一天在井上家里扯屁聊天的时候喝着酒,喝着喝着市濑半醉不醒地伸手点到井上的额头。

“十代目这个名字,虽然是玩笑,但是也是演员的基本啊。”
啊我知道你很入戏啊很入戏,但是不是演员是声优啊喂。看起来是喝太多了呢。这什么酒来着?
“而且我现在应该叫她什么呢……叫国分的话太生疏了吧,优香里的话……不觉得,稍微亲切过头了么。”
他扯了扯头发,吸了吸鼻子。

“那样叫的话,你这家伙该不高兴的吧?”

诶?


于是井上脑子里想起来刚开始录reborn的时候一行人去唱KTV,市濑拿着点唱本回过头来对他们说话的情形。
NEEKO桑你是要唱这个么?
国分桑不喝点什么么?

喂棒球白痴你挡住了啊!


……
于是他从被炉里退出来一点支起身子,探着脖子往市濑的嘴唇上轻轻的蹭了过去。




【被炉】

新年来临的瞬间在干什么
我在喝酒呢
跟平时一样呢……
一个劲的喝酒
这完全跟新年无关了吧?
大口大口的喝……
呵呵
小山你在干啥了?
窝在被炉里睡觉
你不也跟平时没两样么!!?

——REBORN RADIO #28

井上优看着半曲双臂熟睡了的市濑撑着脸笑了起来。灯光暗暗地打在他的皮肤上,反而显得人白皙。
说起来市濑桑果然比我们这种家伙帅很多啊。
他自嘲地笑着,伸手拿起桌上的小酒杯往嘴里送。

话说今天倒是到过来了呢。



【换音】

大家一起去看了舞台剧。

看着藤原的女装一行人笑得趴了下来,吵嚷着让他来句王子的台词。
“因为我是王子嘛,嘻嘻嘻……喂你们不要笑了!!!!”
但是还是一众笑得毫无形象甚至愈演愈烈,还好路过的STAFF倒也平静,微笑了就离开。

他们啊,就是最近的那个动画啦,那个《家庭教师Hitman reborn》。藤原桑和市濑桑在里面有出演的。
噢噢噢……
这些都是声优们吧,来看藤原桑和市濑桑的呢。
啊感情真好……

也就是类似的动画。藤原笑着笑着就不好意思起来,从外面走过来的武士角色借过了一下大家乖乖地让了条道路出来。只有井上霎时反应过来“你们让什么啊?!喂市濑桑!!”
然后这个武士转过来用手撑住腰间的刀,扭着表情笑起来。

“我还以为你们不会发现的啊。”
“我说你那个声音很好认吧……”

“诶,话说一身武士装好帅啊。”国分上下打量了起来,“噢噢武士大人……顺便说不要在这里叫我十代目。”
话音刚落又是一片笑。有点岔气的饭田拍了拍井上的肩膀,“哦,山本有危险哟,这么帅的武士应该是山本吧?”
“对呢……哈哈早知道就应该让市濑桑接山本役的呢……”NEEKO接茬得很自在。
“我说这个不是说接就接的吧……不合适啦……”
“噢噢噢优伦巴急了。”
“我说你们够了吧,我才不适合那种棒球笨蛋的角色……”
“哈哈哈不要在这里突然用狱寺音啦……”


井上苦笑着说我们扯着道路很久了诶,给人家让路啦。一众才浩浩荡荡地离开。


是说,我才不是急了呢。
只是,不是市濑桑的狱寺,我已经慢慢地开始无法想象了。




【‘Cause it’s you】

饭田揉着脑袋说为什么优你总是能接下秀和那家伙的话啊。我有时候完全无法理解诶。
井上拍了拍他的肩膀吹着口上一脸欢快的样子哼起了歌。
喂喂喂你小子很让人不爽诶!他回过头想要拿手里的毛巾去劈井上,却被巧妙地躲过。

话说这首歌好熟悉啊……总觉得哪里听过。
啊啊啊想不起来,算了。

‘Cause it’s you。



【称谓。二】

井上优一直没有把对市濑的称谓改掉。
饭田有时候会一脸邪恶地跑过来拐过他的脖子说你们俩看起来怎么还是那副样子啊。你表白成功了……之后吧字还没出口就被井上一记肘击击中。


因为大多数人对于他的称呼都是很简单的市濑桑。
现在大家也都会叫他ごっきゅん。
小市也好,秀ちゃん也好,还有秀和也好,都是不止一个人会叫的亲热的名字。
只是我不知道自己该如何给自己归类。
所以我只会一直叫他市濑桑。

直到某一天我能发现只属于我一个人的称谓为止。
因为我很喜欢市濑桑。

井上走到市濑身边笑得一脸神经,马上被吐槽你小子是笨蛋吗。
但是他还是笑的一脸神经。
远处饭田伸手摆了个爱心形状把坐在一起的两个人玩笑一样圈在心形里,路过的竹内姐拍了一记他的脑袋说你这个变态,一脸笑意。


【A LITTLE WONDER】

“市濑桑居然真的陪我来坐摩天轮啊。”
“啊啊啊你小子不满意是吧?!”
“怎么又生气了哈哈……”
“你是小学生么那么兴奋的样子……”
“市濑桑我总觉得……你一直都很想吐槽我是小学生……”
“因为混蛋你一直吐槽我是小学生啊……明明是小鬼嘛,就应该听听我们这些大叔的话。”
“……”

“市濑桑,我……总觉得用邮件来说太没有诚意了。所以……”
不知不觉正坐起来。
“我喜欢市濑桑。”


“优。”
“恩……诶?”怎么……好像是第一次叫我的名字啊。
“谢谢。”
“……总觉得,我比较该说谢谢吧……”
“啥?”

总觉得,能在一起,好像是一个奇迹一样。
虽然只是个小小的奇迹。
但是对我来说真的已经要感谢上苍了。


“啊啊不管这个,你看好像到顶端了呢。……” 井上兴奋地往外看,然后他转过来扯了扯自己的脸,尽量摆出一副正经的样子。

“生日快乐,市濑桑。”


=fin=

COMMENTS

No title

孩子你真多产……

(正直)这真的是我最大的感想啊。

不过日常的细节果然是最萌的(拇指)

No title

》》点水
……我其实……真的是算低产的……
日常最高!

COMMENT FORM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