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啥……为何我当年就在伪惆怅……

今天把周记本啊电脑里的非同人文文件夹啊什么的都翻看了一遍。发现自己原来从很多年前就开始伪惆怅了么OTL……= =||||
还真是。
不过并不讨厌,不管怎么样,看着很久以前的那些墨迹实在是讨厌不起来。

扔几篇出来缅怀缅怀……(喂你够了!!!)
============================================
【高三日记】


原来天空是红色的。




很淡、很淡的朱红色,往暗色调偏一点,水彩晕染不出的平滑细腻。细微的渐变,是从蓝黑到红的渐变中极短的一段,被放大无数倍,成了天空。

于是在红的背景下什么都是红的。居民楼被刷成米黄色的外墙看起来是并不可爱的粉红,路边的不知名白色花朵被映成暗色的红从绿叶形成的墨色框架中跳脱出来做她的须臾公主,甚至扎眼的路灯原本黄色的火也变得泛红,我并不确定那是否是我的错觉。

而在整个世界的暖色调下,等待着春天的枯枝张牙舞爪,粗枝上攀着细枝,有的极短小,像是毛毛虫放大数倍。尽管是让人接受不了的比喻,却有种惊人的正确。突然有只动物从树底下窜出来,树影摇一摇吓了我一跳,就好像毛毛虫从想象中活动起来,腻腻地爬出一条粘粘的痕迹。

拍一拍自己的脑袋:想什么呢?又不是蜗牛。

没有夕阳、没有明月、没有风、树亦静,枝头上残余的叶子涩涩地缩在那里,在又暗又淡的红色中窥视着路上的行人,以及行人的脸上或是彷徨或是惆怅或是萧杀的霜。
明明已经路过了却又觉得这么样的景致讨好我的审美而退回来,掏出手机想拍张照片。像素太低感光度不够,屏幕上满是凄惨的噪点。

算了算了算了算了算了算了算了……

暗骂一句,然后信誓旦旦:高考过后一定要有个自己的相机。




一辆、两辆、三辆……一路接连着几辆三轮车卖力地过来,里面坐着看不清表情的乘客。某辆载到客人的出租车猛然从旁开过,车轮碾碎干梧桐叶的声音被机器的轰鸣压盖过去,是炫耀一样嚣张而挑衅的声响。从心里上讨厌汽车,从生理上排斥汽车,以至于最后一辆没有生意的三轮车呛着扬长而去的汽车尾气驶过我身边的时候,我暗暗地在心里说:加油!在这儿还轮不到汽车拽过人力车。

然后想到落落说赶完稿子一定要坐出租坐到苏州让司机师傅赚个够的言论。那好吧,什么时候也让三轮车载我来个环城游,让车夫大叔也比平日里多赚一点好了。

什么时候呢?

等高考完了以后吧。




远远地,橙色的垃圾桶立在黑色的铁板门外,在幽暗的光里醒目的样子。大概是被谁拉了出来吧。

于是松了口气。

最讨厌的是倒垃圾的时候去推那黑铁门。脏是其次,最主要的还是讨厌一下子袭过来的臭味,完全不打招呼地侵入过来,从鼻子开始麻痹你的四肢百骸,转过身时简直恶心地要吐。每每如此都会想到漫画里夸张的晕厥表情。非常非常讨厌什么事儿都一股脑地涌过来,涌过来,气味人流作业课程,包括情绪,仿佛会在某一瞬间把人淹没地无影无踪,然后就和过去伤感地说再见。那种重量难以承受,压迫到胸口的时候觉得心脏跳地太真实。

他们说高三其实挺开心的,多少充实多少深刻。优秀生的拿将次数一个月高过一个月,冲刺着打算用纪录来营造实力;普通生的日子就如同搞笑的地狱,每日挖苦吐曹打屁聊天,苦中作乐;早恋的小孩分分合合到最后还是“对不起虽然你是个好人”的烂俗结局……然后在这些记忆沉淀、沉淀以后,将迎来人生的第一个辉煌。


然而哪里辉煌了?我怎么看不出来。苦中作乐的前提仍然是苦,甚至酸涩地连眼睛也一起润湿。仿佛在那以前都是毫无重要的前篇,十八年的过程都凝聚在三天五张纸上,油墨贵地吓人,买下整个人生。

就这样填满空白然后上交,于是尘埃落定?

可是这不公平不是么?



回到家里妈妈笑我怎么倒个垃圾这么慢,合上门又说先洗澡吧,快点啊。拿衣服的时候看到衣橱上放着的网球拍积压了灰尘,手指一揩是清晰的痕迹。想想自己发福的身材觉得一定要花时间练练接球,正手反手都会很顺。

都“会”。

因为要等高考以后。

妈妈在客厅里催促,于是关灯走出房间。背后一黑,地上柔和的影子倏地不见。


口头禅不知不觉变成了“等高考以后”。买相机,画漫画,看片子,或者到书城泡上一天。都是这样的回答,然后言之凿凿地补充说“一定”。

——“呐呐,什么时候再一起聚会吧?”
——“厄……等高考以后吧。”
这究竟是动力还是渺茫的希望?





自己常常鄙视自己不会安慰别人,不论别人是不是把自己的袖口哭湿或者眼泪鼻涕一大把需要甜言蜜语,都只会说一句话。


“一切都会过去的。”


当轮到了自己在失落的时候这样安慰自己。

是,我很清楚地听到这样的声音。一切都会过去的。高三会过去的,高考会过去的,痛苦会过去的,多愁善感的年纪会过去的,那些酸涩迷茫无奈都会过去的,甚至在多少年以后还会回过头来怀念一番。

可是我又清楚地明白,存在即是存在。高三存在,高考存在,痛苦存在,多愁善感下泡腾出的酸涩的茶也一样存在,幽幽地浮着多少年后怀念时会嘲笑自己的茶叶。




以前听到过这样的说法,说,高考嘛,饭还是要吃,觉还是要睡啊。

然后高考完了。一样吃饭睡觉,想想以前说的那些觉得还是等待成绩出来。拨号,听那头短促的信号音后响起温柔。

再然后发现十八岁过去了,居然又仿佛回到了原点。辉煌与否成功与否都好像不重要了。只留下谁在虚空中嘤嘤地哭出了声响。



(什么描写高三生活的什么征文……OTL我说……我……胆子真的是好大啊……)




=========================================
【重伤青春】




如果不能呼吸,就请高喊:以太,以太,以太……


青春的残酷成了青色的画片闪闪跳跳,十四岁结成人生的第一个茧爆发出忧郁的腐臭摄人心魄。过了许久我终于清醒过来。146分钟的意外伤感始终徘徊在脑子里无法散去,少年略带忧伤的面容泛成清冷的光打到瞳孔里,抖一抖,变成强劲的音符。
然而大师令人动容的光影却未能敌过一句轻轻的呢喃。

“人类,不会飞翔。”

其实不能不说比较起电影,同名小说甚至是更优秀的存在,那本令我辗转反侧的《关于莉莉周的一切》。岩井俊二是导演是脚本作者,可我仅仅希望他只是个作家。该如何去描述那些看似平凡的文字?就好像有小小的虫子在什么地方轻轻地啃咬,没有感到疼痛,也没有感到压迫,可是突然一阵风吹过来,脸上两道湿冷的冰凉。
甚至自己也没有感觉到,伸手去擦,错了地方。
这样一个岩井俊二,带我们去看十四岁的哀唱。

故事的开头他写道。
“这个网站本身就是一部小说。”
恩。这是个由一个个帖子组合而成的小说。
前半段是看似凌乱的网友们的对话。从一个网站的开始,第一个帖子就开始给出大量的信息。比如莉莉周是被称作“以太歌后”的青春偶像;比如曾经作为物理名词存在的“以太”在这个莉莉周的世界中是气氛是难以描述的心情的代名词;比如网站上的常客“Never 71”、“大熊”、“嗜睡婴儿”以及管理员“Satie”等等都曾经是另一个莉莉周迷网站“Lili-philia”的元老……
然后网友帕斯卡出现了。
于是接着引出的是半年前的“涩谷四叶大厦事件”。少年星野修介在莉莉周演唱会结束之后被杀,凶手至今没有归案。
帕斯卡步步推理,最后得出结论。
凶手是Lili-philia管理员菲利亚。
而菲利亚,就是Satie,原名莲见雄一,是个14岁的初中学生。母亲再婚,家里多了一个弟弟。在学校里是受欺负的学生。欺负他的那个,名字叫星野修介,曾经是他的好朋友。在经历了一次去冲绳的旅行后,星野就蜕变了。他们干着令人不堪的坏事情。同校的女生津田诗织被逼迫在他们的魔爪下做着援助交际的工作。另一个女生久野阳子不愿意就范于是自杀。喜欢着久野的莲见觉得伤心却无能为力。
在莉莉周的演唱会那天,他发现了网络上的一个朋友青猫竟然就是星野。难以自制的他于是把水果刀叉进了星野的心脏。
一切就那么,结束了。
末了莲见他说。
“人类,不会飞翔。”
其实一开始并不清楚岩井俊二究竟想表现什么。渐渐才看到躲在少年犯罪的颓废背后的无奈。莲见作为主角被压迫了太久而爆发,最终熬过了十四岁却失去了滑翔的翅膀;星野修介的蛹过早孵化,困在茧里成了茧之王;津田诗织渴望能飞翔只是她的羽翼被自卑折断;久野阳子最终找到一个理由从屋顶起飞再也不会落下……
他们因为一些什么缘分连接在一起,却最终成不了美丽的北斗。
是谁说青春的歌谣活力而张扬。遍地花草,明明苦涩难熬。

如果说邻家孩子的欢喜让人一同快乐,那么邻家孩子们的伤疤也是数倍的触目惊心。那些孩子们都似乎存在于我们的周围,真实地不可思议。
而莲见雄一,面对这个孩子,突然打一个寒颤,惊觉那就是自己。
胆小懦弱安静倔强……还有许多的形容词最终写成平凡。他淡淡地说:“我是莲见。”他会想犯错去偷东西,会和朋友一同吵闹,会当着喜欢的女孩子的面表现自己。他总是点一点头说“噢”或者不回答。他并不深刻地记得一些东西,包括那些外来的疼痛。痛的太多了于是麻木,被伤的很重就懒得还手,一直在受伤的地方成不了痊愈的伤口。阳光实在太少眷顾这个孩子,于是他只能躲在暗色的角落里信奉他的神明莉莉周。
不由自主闭上眼睛。不能去讨厌他的弱小和偏激,因为他就是自己。

所有生活在“未成年”这个范畴之内的孩子都一样,希望叛离自己所被固定的轨道,希望自己的青春能够不受阻拦地自由飞翔。可是往往我们那样的想法只是幼稚而矫情的。我们一边自以为是认为自己是主宰着一个世界的王,那个被称作内心的世界我们往往会将他封闭,然后审视着身边的人是否让他们进入。这样的严格,因为害怕受伤,因为我们太容易受伤。有一些所谓的友情往往在狠狠刺伤了自己的时候我们才发现那些根本是错误,于是封闭越来越严密。
可是另一方面仍然相信着世界的我们,却那么希望有谁能够真正了解自己。也许是一种天生的情愫,我们总是不愿意把真正的自己展现在周围人的面前。而从来不晓得了解我们的一些所谓大人们却总是抱怨这个年纪的孩子为什么那么敏感,却不知道正是他们带给了我们太多的疑惑。于是应运而生的东西是网络交友、博客、电子公告板等等。希望在虚拟的世界里找到真正的朋友,真正了解自己的朋友,可以分担的朋友,有共同爱好的朋友,可以倾诉的朋友……
希望被了解,害怕被伤害。
在这样一种矛盾的环境中,当发现事实依然不可改变,我们脚下的世界就此崩溃。

有一个画面进驻到神经。
莲见躺在绿色的麦田里,伸手向着天空似乎想要谁拉他起来,另一个莲见眯着眼睛看过来。
整个世界,再没有别人。
那么,躺在麦田里的那个孩子真的是莲见雄一么?
那个孩子,不正是我们自己么。

所以喜欢莲见,因为他就是我们。也许一样看不惯作威作福的不良少年,一样看不惯诋毁自己偶像的周刊记者,一样讨厌装模作样没有师德的所谓老师,一样讨厌被压迫在学校里不能自由。
一样的倔强;
一样的懦弱;
一样执著于那些不存在的仪式;
一样幻想着不可能的美好。
一样、一样、一样。
大家都一样孤独。

青春曾被人形容成是“病色”的。因为这个年纪的我们刚刚退去最后一份幼稚却还保有一点天真,开始明白一些世事无常却还存在一点幻想,了解到了自己的渺小却总是梦想能够改变命运的轨迹,装作深沉却奇怪地真的开始学会了无理由的伤感,知道要学会堤防却依然相信所有人都是好人,希望能够变得成熟却并不想变成自己讨厌的那些所谓大人。
然而。
只能用转折。
然而。
这个世界的那些矛盾和黑暗、暴力和不安,这个世界的那些令我们看不懂却不得不接受的规则和世俗,化成尖锐的长矛狠狠地刺向我们的青春。
也许所有的我们都应该学会忍耐。十四岁的青春茧,是让我们学会残酷。
莲见雄一的平凡和我们保持着异样的同步性。也许在青春最后的日子里,会最后一次流着泪幻想。

I wanna be
I wanna be
I wanna be just like the sky
Just fly so far away
To another place
To be away from all
To be one
Of everything.



如果不能滑翔,就请高喊。
以太。以太。以太。




(其实这个……是什么读书的什么征文活动什么的……= =我居然敢把征文写成这样高二时的我他妈胆子真大……顺便说我直到重读的时候才发现……以太,其实是在喊疼吧默默……当年写的时候我还是日语白痴……只是觉得像仪式一样很吸引我,发现是这个意思的时候觉得这个文的萌度上升了XD……不过重伤青春始终是我很喜欢的一篇文章。)




========================================

【覆灭的王朝】

最近理解的最深刻的一个词是“邯郸学步”。

居然真的因为“学”而忘了最初的步伐。且不论她优美与否,她毕竟是曾植根于我身体之中,日日与我为伍,夜夜听我吟唱的东西。可她现在却如同一个怨妇指着我的鼻子破骂。怨我转而调戏另一个小情人那般愤恨地离我远去。

她不知道我只是因为小情人能在帝王面前为我美言,她不知道我所深爱的只有身为糟糠之妻的她。

她就这样弃我而去。而小情人也不曾看中过我,帝王怨我不顺眼,一再谪贬。



进高三以来,作文分数呈二次项系数为负的抛物线对称轴又半部分。从高二末的五十五、六分急转而下,最新记录刷新了前段时间的是四十五,四十三分。简直要拍手叫好。曾几何时妄想靠作文分拉一点现代文阅读的无能,现在却几乎要下跪求饶。

我不再苛求高分了,五十,给我一条活路好不好?



怀疑是上帝罚我功利,我看着那些作文辅导书教的套路想学起承转合或者是三小分论点时所发出的淫笑,是否全被他看在眼里?他鄙视我怎不脚踏实地,于是带走了我笔尖末梢的所有灵感,把我塞到如中世纪欧洲女人的腰那般粗细的瓶口上下不能。被嬉笑怒骂推翻在地,我从未落定的尘埃重抬起头来,被压出汁水的青草的腥香我竟再也闻不到。

是上帝罚我功利。他可以用七天创一个事迹,也可以一瞬覆灭了我的王朝。

是的,在我心中属于我的王朝。任意构想天马行空。它不显山露水,它只存在与我心的最南端,埋藏的很深很深。我可以把它装扮得华丽,可以让流星纵横长安的大街,每一日每一日朝拜自有。我绘制的这样一个王朝,没有帝王没有政治,也不讲“辩证唯物主义”与“科学发展观”,只是满足我自私市侩微不足道的幸福。

然而它这样被覆灭了。因为我动摇了一直以来为自己开心而动笔的新年,被迫功利起来,可是我太笨,我学不会。我的手在抖动,那些笔墨在白纸上碾作一团乱麻时我竟然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最怕的不是才思枯竭,而是自己一路写一路骂着垃圾,继而一路害怕起来。我爬我会厌倦我的笔。于是我想要回去,不想太多。


也许一瞬的背叛意味着不可原谅,终究我却只能坐在在一片残垣断壁之上看夕阳西坠。乌鸦在树上嘲笑我的无能,他们惊起飞走,哗啦啦地掠过我那仅有的一小片苍穹。

倒退回去,我说如果。
如果我不曾动摇,如果我守住我的城门。

一直都非常喜欢梦枕貘写的安倍晴明。抛开了《今昔物语集》中带“可能”的史实,这个“如浮云般”的阴阳师真的自由得像浮云。入仕不入俗,权为阴阳博士可是改朝换代他全然置身世外。国家权势制度,不过是他妖媚笑容之后的过眼云烟。他所守护的是全然的自我,他所抓住的是在任何时间与空间都可以释然展露的笑容。

如果,如果我能像他。

好吧我尊敬的殿下,愿荣光都是您的,您是最神圣的制度,那么是否可以让我在您的脚下苟延残喘,那么是否可以不要降罪于我不懂“政治立意”的愚蠢自由?
好吧我全能的主,免我的债,赐我修复王朝的勇气。即使那是我所曾背离的,让她回来,让我看她的笑颜。

帝王笑着对我说你暂时逃不开我,于是我也笑着说那也就是暂时而已。你看我的王朝中任然为你供奉着一个神龛,不过那里终将沦为最荒凉的存在,看我君临天下。




(这个是故意的!!看起来很屌的样子我是故意要写给卫国那个死男人看的结果他偏偏说“今天开始周记不收了”……= =丫丫的我本来想气他气到他不想教我们然后就把惠姐姐调来给我们做语文老师的嘛………………)






好吧其实我蛮喜欢以前写的一些东西的(劈死。

COMMENTS

No title

孩子啊你那个时候就显露出了如此的龙雏之气(?)实在让我郁闷威慑呢么我不认识你再早点可以稍微沾染上一些- -|||

在你写这些东西的时候我还在写小白文啊(泪目)

No title

高三的时候我也爱写点琐碎的东西,写在本子上。看了你这个我才发现,我那真是连琐碎都不如啊囧!!!!!
孩子你高三这年太强大了囧!!!!!!

No title

于是这就是帮我打文的连带产物么哇哈哈哈【你够了】

于是说 您老真的很强大 您让我这个高三党情何以堪啊T T

No title

>>点水:
龙雏你祖宗的气啊= =+你因为这种原因想要早点认识我的话我可高兴不起来默默。
= =姑娘,老子这又不是写的小说,当年我写同人也很小白(不你现在也很小白……


>>嫂子~~~~>v<
扑倒!= =我这些个破玩意儿都是征文什么的啊OTL
XD嫂子你当年blog里常常有些东西好萌的好不好TVT。你和nisan的糖果色系萌文萌地我飙血啊!!!



>>依小受!= =+
差不多是连带产物。
情何以堪你个头,你个语文第一名给我去念历史去……

No title

||||||||||||||老人家您的高三好强大

No title

>>佳佳
不,老人家我高三是废柴OTL……
我的人生就是废柴OTL……= =|||||

No title

你一个字一个字打上来的?!
- -
话说。也没见你买相机嘛。。。

No title

>>斗
有篇是一个字一个字的打的……老子最近打字越来越快了……
我考成那样还敢说个P 的相机啊……写那玩意儿的时候我还处在被老师忽悠【XXX你上外没问题的】这样的幻想之中啊……= =

COMMENT FORM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