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人生目标其实是画手(滚)

虽然说总觉得由自己说出来很【哈子卡西】……不过如果要说的话觉得我的人生目标是写手的人应该很多吧……然而我的人生目标真的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就是画手啊虽然我是个没天赋的AHO……
默默。昨天3A党聚会来着,然后晚上去找VICKI玩。到店里面混了一会儿。话说老板不知道为何居然养了只狗NONONO……不过还好看起来小小的如果打架我 应该打得过……(看什么看!老子怕狗不行啊?!) 听说因为长得像的关系(其实怎么可能像啊!!!!)取名叫刘德华……然后我们那一标人说应该取名叫黎明,还有人说干脆叫郭富城……然后Vicki说那不如就叫天王吧。
OTL天王你好……

然后和Vicki去了KFC……久违的老北京鸡肉卷T T。混蛋在学校吃麦记郁闷死我了我是真正的Kfan啊……聊天聊着聊着就说到了将来什么的。发现好像蛮喜欢和Vicki聊些很正式的内容的。然后说未来干什么呢。我一般已经妥协了反正肯定得找个银行之类的地方去工作的,前台也好票据也好,反正总要混口饭吃,毕竟我的毕业证书上肯定会大字写着【金融】。不过从来没有放弃过的是想要画画这样的事情。Vicki本来就是动画专业的,说是很可能先从画游戏原画起家。我总是相信她的,她的努力和毅力还有爱总是让我觉得这个家伙的未来没有问题。但是不论是她还是我,现在的专业并不是最最想要做到的。想要画漫画是很早很早以前就希望着的。也说道了现在国内的这个行业过分娱乐,就像LING桑在blog里面说起的一样,哪里的漫画家会一年发几次签售会走红地毯的。但是就算这样也绝对想要画东西出来,想要把自己想画的故事用自己的双手画出来。
和Vicki有一样的想法说,不论能不能做到很好,不论会不会被大多数人接受,如果能在某年月日在路上偶尔听到说【最近那个谁谁谁的漫画我觉得不错啊】,就一定可以幸福到掉眼泪的。


然后说到想要买手写板来着。
在wacom的bamboo和友基的一块板子之间徘徊了很久,然后风酱昨天和我推荐的那块板子倒真的是让我觉得不错。所以基本确定会去买非凡复刻版了。=v=
虽然是还要等到暑假OTL。在暑假放假回崇明前会去买的TvT,好像是说在太平洋数码三期有……OTL就是那传说中的comicup举办的地方么……


啊,顺便说……cc3.5决定要去了,而且因为我鲜格格地想要试试出现场因而决定出27……于是我不得不去当电灯泡啦……——小嘟和他们家那口子要出8059……
怎么办我觉得自己好灯泡T T。
佳佳我们躲远点吧,别被那对夫妻闪烁到了……



顺便庆祝山本武醒过来写了很白痴的文。
一口气写完一篇文马上发掉的感觉很爽=v=
收在里面了。因为真的很白痴,不推荐看。






五更


by TATSU











【01】
泽田纲吉只觉得自己的两位挚友都是傻瓜到可爱的人,尤为甚者是这个正扒着门框往病房里张望,看起来行迹十分可疑的狱寺隼人。门口的卡片上清楚得写着山本武三个字,所以这个人说出【我只是出来找厕所】这等不上台面的借口,谁都大可以一笑了之,心知肚明了就好。如果惹急了这位彭哥列的左右手,虽然可以一睹传说中的傲娇害羞图,可造成半身不遂或者终身瘫痪之类的情况也实属遗憾了。
于是泽田同学的内心除了吐槽以外确实没有其他念头。并且他无视了【就算自己说了什么狱寺也绝不会动怒】这样一个铁打的事实,摆出了一脸【路过】的表情笑容可掬起来。

“狱寺同学你在看什么?”
可以相信的是十代目大人一点儿吓人的意思都没有,声音里只有软绵绵的感慨。只不过总有人会过激反应,一个转身手忙脚乱差点连自己都绊倒。
“十十十十代目?!…… 您您您您醒啦……我我我我出来抽根烟……啊哈哈……啊哈哈哈…”哦,新借口。
“在医院里还是不要抽烟比较好啦。”就算知道这只是个借口也还会温和地劝说一下,某些方面来说泽田纲吉的确是不可多得的好首领。他看了看一脸窘迫而羞红了面颊的狱寺只能拧着眉头撑着墙无力地笑起来,“狱寺君,你能帮我一个忙么?”
“是!十代目您尽管吩咐!别说一个!一百个也绝对没有问题!”
“去帮我问下山本他想吃什么好么?妈妈说明天会给我们带便当呢。”伸手指了一指对面的房间,“拜托了。”
“诶,”看得出来的一瞬间的僵硬,不是装出来的左右为难。狱寺抬起头看了看阿纲微笑的表情徒然得心里一慌,抖抖索索得低了下头。
十代目的样子,就好像什么都看穿了一样。
“既然十代目都那么说了……”
作为狱寺的常用语句,这句台词的登场标志着泽田同学的历史任务已经光荣完成,他可以继续扶着墙忍着浑身的肌肉酸疼往他一夜没敢去的厕所进发。

然后这边是依旧一脸懊恼的某人把手放在门把手上小心翼翼。他催眠自己【是十代目的命令】,可是也不能忘记一代清早从病房里溜出来的自己没有受任何人的驱使。与经历过数次小型战役的自己不同,山本在前往黑曜前不过是一个运动神经很好、擅长打架的普通的棒球少年,不可能那么经得起折腾。

啊啊不对,我绝对不是在担心他。
他这样想着拍了拍自己的脸,慢慢得才稍微安心一点地推门而入。

“喂棒球笨……”
但是能看到的山本同学还是双目紧闭,一脸安静的样子。放在边上的几样简单的器具还是昨天晚上的样子。

“切。”

山本的老爸本来也要打理店里的各种事情自然也不会那么有空把自家儿子关心得无微不至,况且他们家还是举家的天然呆。水壶里的水是昨天烧的也不足为奇。被子歪斜了一大半,几乎要拖到地上。

忍不住要皱起眉头来。
啧啧……这个家伙就只有脸在乖乖睡觉么……

理所当然地把被子扶好,倒掉了水壶里的陈水,装进新的。狱寺蹲下来把电水壶放到地面上找到插头,“兹兹兹”的声音渐强地传出来。他回过头看看躺在床上的山本,突然呆了半晌,然后狠狠挠了挠头发狠劲把窗帘拉上。清晨的阳光于是被挡在外面,漏落进来的那些被窗帘的摇摆挑逗得若隐若现。

烧好的水壶里的水有着很暖的气息,倒在杯子里捂手正好,啊虽然现在也没有很冷。
想了一想还是把水倒掉把杯子用力洗洗干净,卡塔一下放在边上的茶几上。
才注意到上面的小皿里还有几粒消炎药。

这个混蛋昨天没吃药么。

然后就是一个人坐在山本的病床边上,略微无所事事。满脑子【是十代目交代我的任务啊任务没错这个是左右手的职责】的自我催眠。头发被揉乱很多,结果还是看着那张安静的脸就来气。硬刺的短发下面一副严肃的样子。
凑上去轻轻往腮帮子上扯了几下【混蛋你要睡到什么时候】,对面没有反应更加让人火大。虽然手上没有加重力道,瞪人的感觉却是在持续高速增长。等到他意识到的时候已经凑得很近,甚至银白色的头发落到山本的脸颊上面惹他抖了抖眉眼。

【其实就这样亲上去也是可以的吧。】



随后突然发现了【诶我这是什么想法】的伟大的十代目左右手同学睁着自己的眼睛几乎都要找不到瞳孔了。【啊我明白了一定是睡糊涂了】这样那样地给自己找借口并且小心翼翼地维持着平衡起身,咬牙切齿的一声“切”。他只觉得自己擅自脸红很不争气,气恼自己的时候没在意别的任何事情。所以被拦腰抱住的时候脑子因为突如其来的状况一时间无法适应而一片空白,等眼睛接收到的信息告诉他自己已然趴在山本身上的时候基本上是为时已晚。

“什么嘛,我还以为狱寺会亲上来呐,害我紧张。”

抬起头正对着某人炯炯有神的眼睛(一点也不像刚睡醒),山本摆了个自以为很阳光很帅的笑脸出来。然后狱寺就在杀了他和让他生不如死之间选择了后者。
毕竟还是个伤员,山本武的腰上被狠狠捏住的时候果真还是叫得像被杀的猪一样只能松手。被里包恩从床上拖起来“散步”的泽田在门外斜过脸装出一副【我什么也不想知道】的表情加快速度。


“混蛋是谁让你装睡的啊!”
“可是狱寺刚才在我病房里忙碌的样子很漂亮嘛……忍不住接着装了……”
“漂亮你祖宗!!!!!”
“真的啦!拉窗帘的时候逆光照上来我差点就忘记装睡了诶……”
“别别别开玩笑了……混蛋气死我了……啊啊啊你这种家伙果然吃什么都一样我走了不管了。”看起来是真的气得不轻,转身的动作干净利落不带杂念的,不过手腕却被拉个正着,转过头看到仰视着的山本皱着眉头苦笑一下,脸上的纱布颜色很是出跳,于是哗啦啦地心里就不知道什么叫生气了。
“嘛别生气啦……狱寺自己伤也很重还来看我我很高兴哟。”
“……”
“诶真的不能给我么?”
“什么啊……”

“GOOD MORNING KISS。”


【02】

是说……为什么我会在这个混蛋的怀里啊?!

狱寺刚刚觉得自己好不容易从噩梦里九死一生地出来了却发现了比九死一生更加让人不爽的事情。绷带什么的好像是迷迷糊糊的时候夏马尔给绑上的,然后被人毫不犹豫地一扔的触感也记得很清楚。再后来就记得十代目对谁说了【狱寺君就拜托你了】这样的话……
等下等下等下。

脑子里突然闪现出的璀璨笑容是怎么回事。

…………
……十代目你为何要把我托付给这个棒球笨蛋啊!!

后来的事情反正也确实记不清楚,被那个飞刀子的混球弄得浑身刀创疼得根本没有什么思考能力,能从爆炸中回来也多亏了十代目。说起来我是怎么会在那种情况下去拜托山本那个家伙的啊……啊啊不对总之就是那样毫无抵抗力地被山本这个混蛋带回来了?

逻辑能力几乎要缺失的狱寺不老实地在床上抱着头扭了起来,一副受打击的样子。也许是因为感觉到怀里的动物不够踏实,天然少年本能反应一样环紧了手臂。狱寺感觉到不对劲抬头正对上某人傻咧咧地咧着嘴巴的睡颜,过了一会儿又砸吧几下嘴。简直蠢到家的样子。
真是看了就来气。
于是伸手又去捏住了山本的脸。每次看到这张脸睡着的样子都会忍不住想狠狠捏几下。混蛋到底时候谁允许你带我到你家的啊?!况且……
手下的力道更重了一点,熟睡中的家伙开始皱着眉头喊疼。
然后山本就醒了过来本能反应地揉着自己的脸,半梦半醒之间看到床上另一个人一脸不屑的表情。
“哦……狱寺你醒啦……早晨……诶……”
他突然看清楚狱寺的样子忍不住停顿了下来。

“早晨你的头……干嘛啊这么看……”
“总觉得……这么看起来好像我们昨天晚上刚做过一样……啊疼疼疼……”
“混蛋你找死是吧?我明白了你一定是不想活了,没问题本大爷可以满足你的……”等下狱寺同学你刚才那个如同里包恩一样的腹黑笑容是怎么回事。
“啊啊狱寺住手,我错了!对不起!”
“……嘛算了……”难得没有对着山本得寸进尺地愈战愈勇。松开扯着山本头发的手,狱寺捋了一把自己的刘海,“今天不练习么?晚上是雨戒争夺战吧……”
“恩,所以等下会送你到迪诺先生那边去。”白痴笑容依旧是白痴笑容。
“诶?我自己回家不就好了,说起来既然你今天忙昨天扔我在家里就行了,你小看我是不是?”
“不行不行,扔你一个人的话绝对不会好好休息也不会好好吃饭吧。”山本爬起来脱掉T恤准备换上衬衫,他停顿一下清了清嗓子,“而且我不想把你拜托给夏马尔老师。”
“哈?”这个前后好像没什么关系吧棒球笨蛋。
山本回过头来看着没套上衣的狱寺一身的绷带稍微皱起眉头苦笑起来。
“实话说……昨天夏马尔老师给你绑绷带的时候看得我很……不爽啊。”
“你不爽个鬼啊……”
“因为夏马尔老师看起来很紧张的样子啊。而且他和小鬼对话的时候总是‘隼人’怎么怎么样的。我就想啊啊这个称呼我还不敢叫呢……”天然少年挠挠头发转过来递来衬衣,“哈哈听起来很小气吧。”

一半发呆地接过衬衫套上,狱寺低头思考该说什么话。这个时候,用女子高生的缩写语完全可以写做KW。空气都有点紧张了。
“我说……你现在不应该想这些东西吧……晚上的争夺战……”结果傻瓜会做的事情还只有岔开话题。
“啊,那个我一定会赢得,因为狱寺有拜托过我嘛。”
语气倒是一下子变得活泼欢快起来,自信什么的,满满得要溢出来的感觉。
“我那是……”
“所以说。”他打断下来,“我一定会赢的。”

……什么啊你这个混蛋!!!
双手抓紧了被子紧紧地出了褶皱。
装帅这种事情不是你应该做的吧。

狱寺有点恼,他从床上跪坐起来,伸手猛地拉住立在床边的山本的衣袖。于是山本就“哇”地叫了一声跌倒在了床上。
他用力拽过来,直到山本的脸近在咫尺。
“我……想过了……十代目说得没错。所以你这个混蛋一定要好好听从十代目的命令。”

【还要在一起开怀大笑。】

他换手拽住山本的的领子往他的嘴唇上轻微地碰了一下。
“活着回来。”





“……狱寺你这样我会觉得你在诱惑我诶……”
“…………你给我健全地去挥汗。”



【03】

他觉得自己最近的人生比过去十四年来所看到的所有都要丰富多彩诡异可怕得多。生在黑手党之家,血腥暴力什么的早就不是亲身经历那么简单,驾轻就熟也未尝不是。问题是能够一而再再而三地遇上强劲的对手,还能穿越到十年之后看到本应是秘密的未来,并且还要努力着以自己年少的实力去和强过自己很多的对手战斗。
并且看着自己的最重要的的首领友人恋人深陷危机之中。

不安吞噬过来,甚至有时候还会自嘲地想:
不如轮回一次重新来过算了。

幸好现实稍微有点峰回路转起来。入江正一拉开拉链的时候狱寺还沉浸在他蹦掉两个切罗贝罗的惊诧之中。直到他指挥着手下把受伤不轻的人们抬上担架才默默算是意识到这个人大概确实是伙伴。

了平半点醒来的痕迹都没有,狱寺有点忍不住要把他的受伤归咎于自己。然后山本一脸平静的躺在担架上被人从他的身边抬过,鼻下的血迹已经干成了一块,嘴角的红色甚至一直到了衬衣上。

狱寺皱了皱眉头。他不想表现出什么太过夸张的样子。他走到入江正一的面前带点搞笑意味地说入江让我狠狠揍你一拳吧。

当然他不会真的揍上去,纵然他的拳头如同发抖的身体一般格格作响。


然后说峰回路转什么的当然不会只有一次,白兰妖软的声音很快袭击了整个梅罗涅基地。他笑嘻嘻的表态这将是一场新的战争,然后如同引见客户那样快乐地告诉他们密鲁菲奥雷真正的守护者们。

【新的战斗马上就要开始。】
毫无疑问。

他看到给拉尔送水的十代目倏地变了脸色。
他下意识地去看那个躺在担架上的人。然后就惊诧地看到山本撑开了一只眼睛,右手抓着时雨金时甚至暴起青筋。瞒不过人的杀气弥漫开。

然后好像是微微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的样子,山本的表情一下子缓和过来艰难地转过头,看到狱寺的时候愣是扯开的笑容。疲倦不已的表情,但是依旧和暖而温柔。

诶,我是不是说过什么不如轮回一次重新来过这样的话?
那就当我从来都没有说过好了。

狱寺挠了挠头,叹了口气,好像无可奈何地对着那边傻兮兮的某人露出一个微笑。
没有皱着眉头。
没有扯住嘴角。
和对着阿纲的灿烂笑容不同。

仅仅心情是牵动着嘴角和眉眼的肌肉。



然后山本看到狱寺隼人摸出皮筋打开双手用最舒展的动作把手伸到脑后绑住不听话的头发。
看起来有莫名的风吹效果,虽然其实衣衽什么的都好好地垂着着没有违反任何物理现象,只是看起来的气势磅礴而已。


他睁大眼睛好像满身伤痛不复存在了一样。

永远成为攻击的中心。
永不停止。
万年无休的怒涛之岚。


他用手指在时雨金时上描摹着一条又一条的纹路凝注眼神。

【新的战斗马上就要开始了。】



=fin=

COMMENTS

No title

话说本来我当初的梦想也是个画画的,但是看看现在的自己……我还是回到小学那个“书报亭亭长”的梦想吧。

话说孩子你买了板一定要告诉在下感觉如何啊~如果好的话我也开始攒钱……话说原来绘图板和手写板其实是一样的东西?!

真是的前面我一边大笑一边看后面就不行了啊……(喂你不是来看搞笑文的啊!)
如果你真的变成一个画画的我看剧本方面倒是不用愁了所以说多一个长处多一个希望嘛。
(对不起半年没有学语文已经不会写读后感了……说到读后感你还欠我的东西不要忘记噢。)

No title

我说。。 你这还叫写了一点点啊你存心让我这个写作文都靠数字数的人泪奔是吧T T

你你你 你想让我说什么好啊 山本武你太黑了!!【指】 隼人一如既往的可爱+诱惑

阿辰哥笔下的山狱都是这样的感觉吧~

于是说我已经好久没看山狱了你殴打我吧T T

No title

>>点水
……其实书报亭亭长我觉得挺萌的……真的…
顺便说…你丫丫的给我自己去买来试用啊喂!= =+大概是一样的吧OTL。
噢噢你能笑就好……我是想要写搞笑文的结果好像失败了……
读后感那是什么看天看天好吧对不起如果我哪天实在闲得发慌会写的(打死!



>>依
我很清楚你华丽地爬墙去鲁鲁和蛋蛋的事实……= =
不过我相信山狱闪光弹就要复活了呀!!你给我偶尔也爬回来看看!!!!

No title

= =||||辰你真的不要当电灯泡比较好……
我也想爬墙 咱也很想爬去蛋蛋那里
不过山狱魂因为阿山醒了又再次爆发了啊啊哈哈哈哈……
对了话说画画那种东西 你加油吧 我放弃了OTL……以后就找你帮忙画画了

=3=

啊辰~~哈哈~山芋太可爱了~~~~~~~~~~~~~~~~~~~!!
于是话说你要去CC3.5么~~我CC4有可能去~~虽然只是有可能。。。囧

No title

>>佳佳
我也不想啊。于是我越来越犹豫要不要出27了……干脆我们俩就一脸正常人走在8059边上吧(不这好像会被打得更惨……
因为是漫画党我觉得蛋蛋我爬不去虽然我爱死LT了XDD……
放弃你个头啦你给我加油着XD!!!

>>小风~~~~~~
=v=撒西部里XD~~~
8059最高!
顺便说CC4和CC3.5我都去=v=基本上CCUP我能去的都会去的,就算不买本子去玩也好!!

COMMENT FORM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